我不是趁熱點,因為我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,嗯?好吧我承認。我就是來趁熱點的。

就在幾天前,薛之謙因為各種事件霸占熱搜榜,國內各大網站上的網友們對這件事展開了激烈的討論,以至于到今天因為事情還沒有塵埃落定,整件事情充滿了爭議,但還是有許多討論的聲音不絕于耳。不可否認的是,無論薛之謙被人維護也好,被人唾罵也罷,他無疑又在這次事件里面增加了許多熱度。對比他一首《認真的雪》之后的近乎銷聲匿跡,現在的他可以說是非常的紅了,由此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位同樣在前幾年幾乎消息全無的歌手,樸樹。對比兩個人的經歷,我不禁思考,他們兩個人的發展是否算是音樂圈的兩個極端呢?

我們先來討論更早進入我們視野的樸樹。其實我在《平凡之路》之前只聽過樸樹的三首歌,分別是《那些花兒》《白樺林》以及《生如夏花》。這三首歌我個人覺得都屬于那種不可多得的好的音樂作品,聽起來給人一種精神上的依托(當然這屬于很玄的東西,屬于個人感覺)。但《生如夏花》之后,他患上了抑郁癥,他選擇一種急流勇退的方式淡出人們的視野。直到2013年,成功戰勝抑郁癥并舉辦演唱會的他也并沒有吸引大多數人的目光。真正讓我感到他回來了的,是一首2014年電影《后會無期》的主題曲《平凡之路》又重新把他拉回了大眾的視野。但是自那之后,他還是依然保持著我行我素的做事風格,偶爾上一上跨年晚會或者綜藝節目或許大概也是因為他缺錢了(哈哈,這梗能說好幾年)。他繼續默默推出自己的新專輯,無論是否還有人愿意去聽,他寫自己想寫,唱自己想唱,大概這對于音樂人來講是一種幸福吧。而且他回來之后的表現,讓人相信就算他十年前沒有受到疾病困擾,大概他也會是一個不屑于占領娛樂頭條的人吧。

轉過頭再來看薛之謙,選秀出道的他,一首《認真的雪》在當時可以說是傳唱南北,很多人可以哼上那么兩句“雪下得那么深,下得那么認真”。但是那之后,他不幸被流量和頭條拋棄了,逐漸被人們遺忘。我印象中他再回到我的視線里面,是兩件事。第一件事是接受央視采訪,誤把直播當成錄播,給人很呆萌的感覺,而另一件事是當時看55開和微笑的直播,聽到兩首bgm很好聽,叫作《演員》和《丑八怪》,到網上一搜發現原來是薛之謙寫的,然后就去聽了《意外》一整張專輯,當時的感覺就是很好很好聽。大概】從那之后,薛之謙就開始陸續上各種綜藝,逐漸變紅。之后的一兩年里面,我猜想大概還沒有因為錄制綜藝節目而那么忙碌的時候,寫出的《紳士》《一半》《剛剛好》以及《我好像在哪見過你》這些作品我個人認為都好聽。但是今年上半年推出的四首歌《高尚》《動物世界》《曖昧》以及《我害怕》相比之下,聽起來就沒有之前那么好聽了,我覺得這跟他被綜藝節目牽扯了精力應該也有一部分關系。

可以看出這兩個人前期的經歷有那么幾分相似,都是經歷了被人們認識、熟知然后逐漸被忽略,再之后再次進入大眾視野,但兩人之后選擇的道路可以說是大相徑庭,在兩個不同的方向上越走越遠。當然,也不能說這兩種選擇,哪個對哪個錯,只是這只是兩種極端,作為聽眾的我真心希望可以聽到更多的兩個人寫出的好聽的歌。

文章來自網易號李艷晶一時

作者

我們需要發展,中國搖滾文化需要傳播

發表評論

维客特真的能赚钱吗